歡迎訪問政協甯國市委員會網站

加入收藏夾
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文史長廊 > 文史資料

呂輝廉政二三事

2018/12/27 17:43:35 人評論

呂輝是抗日戰争和解放戰争時期泾旌甯宣根據地的主要負責人。雖說隻有二十來歲,辦事卻十分老道,人們都親切地叫他“大老呂”。他一心革命,不求名利;他作風民主,不搞一言堂;他生活儉樸,不搞特殊;他愛護戰士,關心同志。赢得廣泛信任和愛戴,推動了革命事業順利發展。…

呂輝是抗日戰争和解放戰争時期泾旌甯宣根據地的主要負責人。雖說隻有二十來歲,辦事卻十分老道,人們都親切地叫他“大老呂”。他一心革命,不求名利;他作風民主,不搞一言堂;他生活儉樸,不搞特殊;他愛護戰士,關心同志。赢得廣泛信任和愛戴,推動了革命事業順利發展。

一、不計地位不争權

九四三年底,呂輝根據皖南山地中心縣委決定,來到泾旌甯宣交界地區,開辟革命根據地,從事艱苦卓絕的遊擊生活,穿草鞋、摸夜路、吃苦菜、住山洞,經受嚴酷考驗。他出生城市,對山區環境不适應;他原是在校學生,投筆從戎到遊擊隊,沒有武裝鬥争經驗。他憑着堅定信念和滿腔熱情,發動群衆,終于打開了局面。一九四七年下半年,這裡遊擊隊發展到一個主力連,還有分布在各地的武工隊,武裝力量達到二三百人。泾旌甯宣交界地區已經成了皖南一塊鞏固的遊擊根據地。

鑒于形勢發展,經皖南山地中心縣委批準,一九四七年九月成立泾旌甯宣縣委,王文石任書記,呂輝任副書記。對這個決定一時間許多同志不理解,覺得不公平。理由是:泾旌甯宣根據地是呂輝同志創建的,部隊和地方幹部都是他一手培養的,他在這個地區威信很高。王文石(原任南繁蕪縣委書記),一九四七年春才來到泾旌甯宣根據地,與呂輝部合并,對根據地的貢獻比不過呂輝。

對呂輝的任職,戰士們有情緒,王書記已有察覺,不免擔心,怕處不好關系,搞不好工作。可事實不是這樣。呂輝十分謙虛,對王文石非常尊重,重大事情總是向王文石彙報,縣委集體決定的事情,他堅決執行,不打折扣。

二、認領戰利品讓人先

戰利品是戰士們欲血奮戰得來的,把戰利品公開分發給戰士,最能振奮人心,鼓舞士氣。聯想到《遊擊隊之歌》唱的“沒有吃,沒有穿,自有那敵人送上前;沒有槍,沒有炮,敵人給我們造……”,格外自豪。佩服呂首長指揮有方,每次分發戰利品,呂輝都把戰士放在前面先領,自己留在最後。

1945年初秋,遊擊隊在和國民黨自衛隊交戰中,繳獲了不少戰利品,除槍枝彈藥外,還有泥衣、手表和衣物。呂輝把泥衣、手表等貴重物品全部上交,留下的東西擺放在牆院裡,分發給戰士。分到最後,剩下一條舊灰單褲,沒有人願意要。原來這條褲子不僅肥大,而且褲腿和褲裆上都有破洞。呂輝見大家都不要,就幽默地說:“你們都不要,我就‘貪污’了”。随後對通訊員說:“小宋 ,你拿去縫補一下,我來穿。鬧革命不是走親戚,不能那麼講究”。

呂輝穿别人不願要的戰利品不是第一次。最典型的一回,一雙一邊彎的回力鞋沒有人要,又是呂輝領去,一直穿在腳上行軍打仗。

三、個人生活不特殊

呂輝對個人生活要求很嚴,不搞特殊。

1946年呂輝病倒了。有戰友買了八個雞蛋給他調養身體,他隻吃了兩個就堅決不吃了。大家都很艱苦,他吃不下。

1947年冬天,國民黨六十三師“圍剿”,遊擊隊隐居在深山叢林的秘密茅棚裡。山下的糧食接濟下上,一天隻能勉強喝兩頓苞谷野菜糊,呂輝在床上躺了半個多月,臉色憔悴不堪,瘦得叫人擔心。警衛員小葉夜晚來到一個地下黨員家,設法在一家屠戶家裡買了半斤瘦豬肉,回去用陶罐炖好,拿給呂輝補身子。呂輝問警衛員肉從哪裡弄來的?同志們可都有?在弄清情況後,他把罐子端出來,與戰士們分享。

四、戰友冷暖記心間

遊擊戰士許建國,睡的被子小,身上衣服少。呂輝知道情況後,立即為他解決了衣被問題,并把自己舍不得穿的毛線衣也送給了他。

許建國戰鬥負傷,呂輝常去看望,還派人在外地搞藥品,又購買雞蛋、豬油和其他營養品,并交待護理人員好生照顧。

1946年4月,遊擊隊打下宣城黃渡鄉公所。繳獲的戰利品中,有力士鞋、絲光襪各一雙。這兩樣東西當時還算時髦,呂輝把它送給戰友喻家順,理由是喻家順經常外出偵察,需要化裝,不能穿得太土。其實呂輝自己也是沒有鞋穿,他為别人着想,他把事業放在前面。

呂輝的精神感動了戰友,大家愛戴他,擁護他,和他一心一意。1946年夏,部隊内部的一些不純分子經不起殘酷鬥争的考驗,由動搖而走向和敵人勾結,乘呂輝外出的機會,組織叛變,打死遊擊隊三名幹部,又挾持十多名不明真相的戰士跟着他們一起走,搶走十幾條槍枝,使遊擊隊由二三十人銳減為八九人。呂輝不洩氣,表示要嚴懲叛徒,重整旗鼓,堅持到底。呂輝有信心,帶動了其他同志,都說“隻要呂首長在,我們堅決幹,有共産黨就有辦法”。果然,一年以後,闆橋地區的武裝力量和遊擊根據地又向前發展了,而且超過以前。

上一篇:回憶甯國上海“小三線”企業接收與改造

下一篇:沒有了

友情鍊接